因果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对《毕业歌》的一点评论

首先就是好,确实是好。读了两遍又过了一遍才静下来能写点东西

说这篇文就离不开时代。时间是从不停步的,而一段时间内出现了一群相似的,又都不一样的人,那这段时间就会成为一个时代。时代用自己独有的波澜壮阔带着每一个人向前翻滚,在这样的巨浪下人的自我往往显得不是很重要,但是又至关重要,时代要冲刷掉每个人的棱角,但总有一些金粒,纵然被磨得圆滑仍能闪出烈日般的金光,这些个金子每一粒都象征着一个人不屈的自我,然后无数金光汇聚在浪头,化成冲开一切的阳光,而《毕业歌》讲的就是这样一群人的故事

这篇文章写的非常清晏,从文笔到思想架构,尤其是每个人的感情线,非常有清晏式大气,国家放在个人前,两个人为相同的理想和志愿努力,当这个理想大到必须以分离来实现时,他们会选择成为对方的退路与归宿,给另一方向前奔跑的勇气。我以前曾说清晏的文里最常用出现感情是,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如果这是你要做的,那我不会阻拦你。这样的感情说是爱情又少了占有欲,说是友情又太紧密,说是亲情又太放纵,这只能是两个有着共同理想和高尚情操的人之间拥有的互通心灵的默契,这样的感情有独特的时代性和悲剧性,并且结局不确定性太大,也许会和双云一样等来曙光安度余生,也许会和棋昱一样生死相隔抱憾终身,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路,就算骨肉打碎和成泥,心血熬干换场空,也磨不掉金子的光芒。他们是时代的浪花,而时代就是被无数浪花推动着,一往无前的翻涌向日出的方向。《毕业歌》一唱,唱的是青年人永不毕业的激昂热血,唱的是无数前辈高山仰止的沉稳信念。暾将出兮东方,吾槛兮扶桑,抚余马兮安驱,夜皎皎兮既明。

所以你的深呼晰番外啥时候交 @时共雁声流


桥儿

    清亮的鸟叫声从窗外传来的时候,江小桥才揉着通红的眼睛从工作台上抬起头,工作台上端端正正的摆着一具刀胚,外表被他磨了一晚上,没开刃的刀锋在强光下闪出一片肃杀。他把一边的砂纸收拾好,整整齐齐的摆在一排锉刀旁边,再把刀胚端正的收进小木匣子里,又拿干布细细擦了一遍,这才关了灯脱力一样靠进旁边的懒人沙发里。他本来以为自己会秒睡,然而困过头的人这时候反而清醒了,他和膝盖上的猫大眼瞪大眼,心里盘算了会儿时间,抄起手机看都不看播了一个号,柳月月三个字就跳在屏幕上了

    按着他师傅的说法,柳钺是他上辈子当土匪造孽太多换来的发小,是天生当甲方的料儿,提要求的时候特招人恨,恨到什么程度呢?柳钺每回来他家,最不愿意进的就是工作室,他说工作台旁边一排刀,长得像个分尸现场,他怕他亲爱的发小兼专属造型师江小桥会按耐不住对他这个智障甲方的愤怒把他按在上面剁了。那时候江小桥特别讲理务实的说那些刀剁不动他,只能把他凌迟,并且特别理科男的给他分析了一下他哪里肉最多,凌迟起来最舒服,一看就知道这文科生平时没少研究。柳钺抖了抖,搓了两下胳膊,知道他这是较上真儿了,脚底抹油一样的跑去撸猫了。关徽在旁边笑得拍了两下小桥的背,愣是把他拍的刚顺溜一会儿的舌头都打结了,支吾了两下,刚想说话,脸颊上就被小姑娘软软的唇贴了一下,脑子里就只剩蘑菇云了。

    这边小桥还沉在美好回忆里,柳钺的声音夹着电流声就冲上来了,他刻意放低了声音,像是刚被他吵醒似的,不过江小桥知道他肯定又熬了一晚。这个节骨眼儿上,无人入眠的名单里必然有他的。江小桥一句话没说,把旁边小桌上唱片机的针按了下去,一段儿活灵活现的郭德纲相声合集就跳出来了。柳钺在一片抽烟喝酒烫头的天津腔里难得沉默了一下,说你可真是我发小儿,别人做不出把相声刻成黑胶这种事儿。江小桥闭着眼回了句得了吧您内,想要的话回头我送您一张嘛,岳云鹏您应该挺喜欢的吧?啊啊啊啊五环?柳钺没理他,似乎是在穿衣服,悉悉嗦嗦的,只听到他喊了一句我晨跑去,之后电话就断了。江小桥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又滴了两滴眼药水,就在唱片里的欢声笑语里打开了门锁,认命的去厨房做了两人份的早餐。他看透了,柳钺那人说是晨跑,其实就是跑来蹭饭的并撸猫的。他把两份早餐端上桌,撸着猫就歪在沙发上闭上眼,他听见开门声响起,之后相声变成了舒缓的小夜曲,心里念着下次清醒了就把你按工作台上解刨了,这才彻底睡着了。






神志不清的码了段儿小桥,作为亲妈我写不出他万分之一可爱,罪过。最后召唤我滴大宝贝儿,金错刀太棒辽我要用一段老婆天下第一吹爆你 @尘埃也 

这个真的绝,不用过程了全职第一微小说预定

严争鸣是个很特别的人。其人,放纵一生,任性一生,骄傲一生,却能为程潜隐忍一生,纵然心魔噬魂,诅咒缠身,也会在百年后和李筠说一句“给小潜配个清心丹”
他宁愿用一世孤独给换程潜一个飞升,或许大道万千,终是败给了那绕着桃花潭的三丈软红尘罢。